[汽车 设计殿堂] “1991年进入汽车设计领域,曾任职于雪铁龙汽车设计中心;丰田设计中心;参与亚洲版的风度、阳光、蓝鸟、X-trail、Serena、Teana;在泛亚期间带领设计团队曾设计过多款畅销车如别克君威、雪佛兰赛欧、别克陆尊别克凯越、雪佛兰乐风、雪佛兰景程、五菱鸿图、别克君越、凯迪拉克赛威,并完成两款概念车的设计如鲲鹏,畅意”这是公关公司提供给我的本次受访对象石志杰先生的背景资料,看着分量如此之重的资料,我不禁好奇起来,他卸下之前如此光彩照人的成绩,从头做起,成为裕隆集团新兴品牌“纳智捷”的设计总监后将如何把握纳智捷这个新兴品牌的未来呢?

[汽车 设计师访谈] 说起海峡另一端,台湾省的汽车工业似乎在我们印象中一直都比较神秘,可能是因为每一次我们去台湾省的时候,都顾着流连于美景而忘记留意当地的汽车了。诚然,台湾省在工业领域的发展与大陆不太相同,较早的吸收到了日企文化的台湾车企似乎在汽车方面有着更为独到的见解,在设计上亦是如此。那么究竟台湾设计师在汽车设计方面有着什么样的不同见解呢?

石志杰此行来北京,是作为纳智捷纳5的上市嘉宾,对于我们主题与上市有些背离的专访要求,石志杰却欣然地应了下来,用他的话说:“谈到汽车设计与中国的话题,我可以说上三天三夜。”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为了更好的了解石志杰先生,我在专访前偷偷的进入到会场,挤进领导席间,听了石志杰先生的演讲,出乎意料的英文开场白,一篇台湾小清新似的PPT加上不同于很多演讲者慷慨激昂的语言挑逗,石志杰先生用设计师独有的魅力征服了全场,这不禁让我更加好奇这次受访的对象——华创车电公司设计中心副总经理,负责裕隆集团“纳智捷”品牌所有车款的设计总监:石志杰先生,好奇他的台湾小清新式的设计世界。


把汽车设计放在中国的语境中讨论,有几个教父式的人物无法忽视,石志杰就是其中之一。重回台湾之前,他曾是通用泛亚汽车研发中心的元老级人物。通用汽车在中国开始蓬勃发展的前几年,石志杰就已带领团队开始思考汽车设计的本土化融合,为通用奠定了今天在中国的产品和能量基础。今天,在泛亚内部,依然可以看到石志杰时代影响的余波,对中国文化与中国市场的深入思考已经成为那里的设计师动笔成稿前的习惯。

图片 4

石志杰:加州帕萨迪纳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毕业,曾任通用泛亚汽车技术中心设计总监,我们熟知的第一代国产别克君越等车型均为其笔下作品。现任纳智捷品牌首席设计师,裕隆华创车电设计中心副总经理。

回到纳智捷是很自然的事情

『石志杰先生以设计师特有的语言阐述纳智捷品牌的灵魂』

图片 5

图片 6

在我的采访经历中,车企的大佬或者身居要职的他们,都是玩太极的高手,任凭你的问题再刁钻,他们总会“避重就轻”谈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于是这天的午餐时间,在我嚼着食物的同时,脑子里依旧不停的思考问题的衔接,拼命的将问题的大网编织的更密,以便套住石先生的真话。当我真的坐在石先生面前,他放下iPad,说出“刚刚还在看汽车,我经常看你们的网站哦”让我更加紧张,原来他还很了解我们。看来“敌人很狡猾”我心中警惕性立马提升到了橙色级别。


2011年,由石志杰主导设计的别克GL8车型在中国引起了强烈反响,这款中国市场销量的主力车型以一副更加商务的模样重新为中国市场所接受,石志杰在通用一时风头无两,也就在那年,他却毅然决定离开这个正在向他张开双臂的国际平台,回到台湾,加入纳智捷。

图片 7

● 如何毫无违和感的让家轿实现SUV数据?

“我出生在日本,在台湾度过了短暂的童年,再到美国受教育,去欧洲工作再回到中国,可以说世界上的每种主流文化都对我有影响,虽然我人生中的重要阶段接受的是西方的教育,但骨子里始终更加认同中国人的身份。”

『接受专访时石先生总是面带微笑』

“设计大车容易,设计小车难。”石志杰先生的这番言论,我似乎能够明白一些道理。确实,与设计家轿相比,豪华车的客户群体对车辆要求比较单一,只要能彰显身份、有品位、配置高和乘坐舒适,其实就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成功作品,而在设计家轿时,购买家轿的客户群体希望在有限的资金内达到尽善尽美,但又碍于可支配资金不够充裕,难免会在选择方面出现“妥协”。让一台家轿从“妥协”到“兼得”,既能拥有轿车的流畅外观,又要具备一定的类似于SUV车型的优势数据,是石先生在纳智捷锐3设计上提出的有要求,那么这一切是怎么实现的呢?

“一直以来我都有一种很庄严的使命感——设计真正属于中国人的华系车,当时裕隆正有想法将纳智捷打造成这样一个品牌,并向我发出邀请,回台湾变成了我最顺理成章的决定,完全听从内心没有纠结。”

● 汽车将成为快消品

图片 8

不惜一切代价的设计

“与通用,丰田这些国际车企相比,裕隆的纳智捷这个新兴品牌的影响力肯定无法和他们相比,那么您是如何从设计角度为纳智捷的产品增添竞争力,以便让他们同通用、丰田的产品竞争呢?”抱着橙色预警戒备心的我,一上来便抛出了这么一个犀利的问题。

初见此车,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并未对其产生多么大的兴趣,就是一台家用车,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长相也不是非常惊艳,不过也算不上难看。而在与石志杰先生的交流中,我发现了这台车的一个有趣的设计细节:从尺寸参数角度来说,这台车有着高视野、高车身和高底盘通过性这三个特点,也就是说,虽然长得不像SUV,但这台车是在有意向SUV化设计的。

图片 9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回忆下最近诞生的,叫得响,得到世界认同的品牌”不等我回答,石志杰先生便自己回答“是1989年的雷克萨斯,当时的雷克萨斯也是新兴品牌,我认为我们和雷克萨斯很像,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纳智捷同通用,丰田相比并没有竞争,现在的市场很广阔,足以让大家都生存下去。”

图片 10

对于石志杰来说,回到纳智捷是一个可以让自己实现梦想的决定,从纳智捷CEO到大7、优6SUV,再到纳5,石志杰扎实地带领着纳智捷沿着“打造华系车”的方向前进,对于自己的工作,他很自豪。

他接着说:“如果非要说提升纳智捷的产品同通用、丰田的产品竞争力,我想那是我们只做正向研发,从不做逆向研发,绝不抄袭。纳智捷是一个新兴品牌,没有很沉重的历史包袱,没有为了将某部分的性能发挥到极致,而不得不放弃另一部分性能的包袱,我们造车的理念就是C·O·P,就是做最好的+最好的优化+最好的优先度考量,纳智捷的优先度考量就是智慧、智能。举个例子,在10年前大家拿着手机那是叫炫,而现在手机是我们生活的必需品、快消品,没有了手机你会觉得心里不安,我们的纳智捷未来也将成为生活的快消品,必需品”

而将轿车SUV化,或者将SUV轿车化,就这两种概念来说,纳智捷绝对算不了第一个这样做的厂家,例如沃尔沃S60 Cross Country这些车型,更宽泛点儿讲就是“老外”经常说到的Crossover,都是这样的理念。但将这两种设计语言融合在一起,就难免会出现“如何和谐的融合在一起”这样的问题。

● 用车环境对设计的影响

图片 11

随后的专访,石先生将纳智捷品牌车型成为生活快消品、必需品,描述了他心中的设计蓝图。“大7,以及未来的纳智捷5都会让你觉得离不开它,它会让你身上的电子产品不需要转换直接使用,甚至你会发现纳智捷车上的电子产品比你身上的更好用。这不是我们的口号,我们是有实际行动的,从大7上你就可以看出配备了很多电子设配,这点让很多人都惊讶。我认为智能化不是一个口号,更不是一个三五年的短期目标,它是贯穿在我们的设计理念,品牌内涵中的,当它代替、占据了你生活中越来越多的必需品时你会感到离不开它,它也就成了快消品,必须品”。

举个例子,就拿沃尔沃S60 Cross Country来说,起初是希望做一台车,既能拥有三厢轿车的流线造型,又能拥有SUV的通过性。但由于轿车的视觉重心较低,而SUV又正好相反,将两者的设计线条融合在一起之后,就诞生了这台挑战人们传统审美的车,在造型方面存在很大争议,市场表现也未达到预期的那么出彩。